颜回

一个死鱼的学生党,立志成为一个好的写手,给更多的人带来快乐!(也许到时候会画画,制作沙雕图;剪视频什么的)

昨日重现

   1、“妈妈你说这是会个什么样的宝宝?”Theseus 坐在Scamander 太太身旁,用小手轻抚着母亲隆起来的肚子。他要当哥哥了,内心不免有些激动。

  小Theseus想到将会有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将诞生在Scamander 家族,既是有些高兴,也对这个小小的婴孩充满憧憬与期待。

  “如果这是个男孩,他也许不太安分的小淘气鬼;如果这是个女孩,她会是个可爱的小团子;无论怎样都是我最可爱的宝贝。”Scamander 太太笑着给儿子解释道;怀着做母亲的心情,她的眼神也变得温柔慈爱,与平的的摄魂取念师的冷漠甚至带有一丝忧郁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也与饲养员的柔软而又温暖的神态有些不同,也许多的是一些本人都说不出的感觉。

  她己经有了一个儿子;但她仍然充满着对这个孩子的憧憬和期盼。

          “我挺希望是个女孩,最好长得像Apollo。”Scamander 太太眼睛看向正在厨房忙碌的她的丈夫,她的Apollo,斯卡曼德的家主。她的心里油然而生着幸福和甜蜜。

    Daphne.Venus.Shafiq.Scamander;也就是Scamander 太太这个来自法国的古老而又神秘的纯血家族的女儿,她算是人生大赢家了:有个在魔法部当法律执行司司长的首席傲罗丈夫,Regina.Apollo.Scmander如同中间名Apollo一样永远爱着Daphne,只和神话故事有些小小的出入,夫妻俩一直都深爱着对方;Daphne爱上了Apollo。

  她也有无可比拟的美貌,一种来自法国的女人身上的优雅,神秘的气质由内而外散发出来。如同Venus重现人间;她有一个乖巧的孩子,Theseus ;                  她也有特殊的能力,她是个强大的摄魂取念师,因为被法国的魔法部调遣到英国,遇见了她的Apollo。她因为Theseus 辞职在家。

    她也有自己热爱的事业,她现在是一个狮身有翼鹰马兽的饲养员。

     她同样非常的富有,Shafiq家族十分之一的财产是属于她的;Scamander 家族的财政权在她的手上。

     不过她曾经有一段感情令她遗憾并愧疚终身,每每想起总是会令她泪如泉涌。

    “说真的Scamander 家族这几百年来,从末岀生过一个女儿。如果真的是这样子,那真的感谢梅林。”Scamander 先生从厨房中探出了一个头,应和着妻子。

    “我希望......如果是女儿,她可以像你一样。”

    “对的,如果是个小妹妹,那应该会像妈妈一样漂亮,温暖。”小Theseus 应和着,笑了笑。

    “如果是个男孩子呢?”

    “我也会爱这个孩子,无论男孩女孩,因为那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也会一直的爱着你,我的“月桂”女神。”

  Scamander 先生从厨房里走出来,轻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摸了摸妻子软软的姜黄色的头发。

  “好了好,去吃饭吧,今天有你最爱吃的提拉米苏。”


   2、Scamander 太太不知为何内心开始有些变得有些焦躁不安,经常在半夜被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声音给惊醒了。

    “你的孩子必会美丽善良,这将成为最大的原罪。”

   “你的家庭会被战争给拆散,你甚至无法与你的丈夫一同见证对方老去的样子。”

  这个声音如同一条水蛇一样紧紧的缠绕着,一口一口的吞噬着Scamander 太太的心。

  “又做恶梦了吗?”Scamander 先生经常在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Scamander 太太眼睛周围附近乌青发黑,他的妻子又没有睡好。

“Apollo,我又听见了那个声音了。Apollo我很怕......”

 “不用怕,那都是假的,估计是某个幽灵在做恶作剧;我们的孩子会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会一起慢慢的变老;你还记得在魔法部的月桂树下,我说了你鼻子上有脏东西的时候吗?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在一起都十年了。我们一定会一直的陪伴直到最后。你怀孕了就不用想这么多。”她的丈夫从背后抱着她,这是丈夫一般让她安静下来,冷静下来的手段。

  抱抱会安抚她的情绪。

  可是她仍然感觉到不安,她对她的孩子,尤其是肚子里的孩子的未来感到不安,这个是来自女人的第六感。但......但愿只是杞人忧天。


  3.有一个古老的传言:一个人的名字也许会暗示着他(她)的一生或是他(她)今后的命运及所作所为。

  Theseus 紧张的拉着父亲的手,母亲在产房里痛苦尖叫着。他在心里默默的向梅林祷告着,让母亲和其腹中的胎儿都平安着。

  “Scamander 先生。”直至凌晨,一名产科医生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孩从产房里岀出来略有疲惫的冲着这对父子笑了笑“是一个可爱的小公主”

  仿佛被一种名为“幸福”的闪电给狠狠的劈中,空气变得安静却又弥漫着欣喜。

  “我可以抱抱她吗?”

  “当然可以Scamander 先生,当然可以。”Scamander 的家主小心翼翼的接过这小小的婴孩。

  英国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司长,首席傲罗,Scamander 的家主,却连一个小孩都抱不好。 他的女儿真的是太小,太柔弱了,就像易碎的瓷娃娃一样;抱着太紧,会使她喘不过气,太松会使她摔倒地上。

     怀里小小的团子,让Scamander 陷入了至深的幸福当中。看她有着一头像妻子一样柔软的姜黄色头发;噢,梅林!看看她粉扑扑的小脸,这个小团子一定会是不可多得的美人;看看她安安静静的在吮吸手指,将来会是一个安静,优雅的英伦玫瑰。

    小Thusues 拉了拉父亲的衣角,歪着头说“Dad,我可以看看妹妹吗?”

  “噢当然可以,我的孩子。”这个时候Scamander 蹲了下来,小Theseus 可以看见正在襁褓中吮吸手指的小团子。

  小Theseus想起了他小时候看的德国麻瓜童话《白雪公主》。“她的皮肤白的像雪,嘴巴如玫瑰一样娇嫩。”这句话很贴切在襁褓里的小妹妹。

  “Dad,小妹妹长大以后会怎么样?”

  Scamander 先生思索了片刻,才回答自己的儿子“我们的小公主会在爱中成长,一定会是像你母亲一样,是个美丽的女人,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的女巫。最后会有一个人会娶走她,和我们Scamander 家族联姻。”

   “那小妹妹会离开我们吗?”小Theseus 听得似懂非懂,他现在对于小妹妹未来带走她的人有莫名的厌恶感。小妹妹为什么要离开家里,家里不好吗!那个要带走小妹妹的人,有家里的人好吗!

   “是的,但又不是,因为她会长大,会有自己的人生,会有自己喜欢的人,我们无法强求她,但她是不会真正的离开我们的。”

   “为什么Dad?”

  “因为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Scamander 先生顿了顿。“没有任何巫师是永垂不朽,巫师这一生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舍弃,比如金加隆,魔法部的职位,甚至魔杖。但是唯有爱,家人和梦想是万万不能舍弃。无论身在何时,家人会与我们同在。”

  小Theseus 尽力的理解父亲这番话的含义,但是他还是太小了,只明白家人是很重要的,只知道小妹妹不会真正的离开,这个消息是真的很令人感到欣喜。

   “所以你作为哥哥,一定要保护好妹妹;你会有一天是Scamander 的家主。那个时候如果我们不在了,那她就交给你了。作为哥哥一定要让她幸福,快乐。她会是个善良,温柔的孩子。她不能落在一个一切只为为了她的身份,为了Scamander 家族的名誉。利用了她的善良,利用了她的温柔,利用了她的爱。只是为了玩弄她,让她痛苦哭泣,伤痕累累的回到家中。甚至淀污了她的纯洁与美好。”Scamander 先生说这句话里声音透露着凉意,仿佛下一秒就要发作了。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他一定会把这个人拖到麻瓜废弃的工厂,和妻子儿子一起进行人道主义的残杀,然后进行惨无人道的毁尸灭迹。就算埋在Scamander 大宅的花园里,那又怎样?凭借着Scamander 家族的名誉和Shafip的关系,是不会有人怀疑的,加上在魔法部经营多年,也没有人敢怀疑。

   “那我会让这个人变海参。”小Theseus 说。

   “不,处判这种事只需要交给梅林,我们只需要送这种人见梅林。”

  “Dad你的意思是?”

  “杀了这个人,让这个人痛苦的死去。”

  “嗯,我明白了,我会保护好妹妹的。”虽然父亲这番话的言论和想法非常的危险,却非常的有道理。只要接近伤害小妹妹的人,杀掉就好了。保护好小妹妹就是他生来的职责。

  但刚刚好像哪里不太对,又非常的对。

  小Theseus 灰蓝色的眼睛在眼眶里咕噜咕噜的打转。

     Scamander 先生意识到刚刚的想法和言论微微的有些危险。有点少儿不宜,不是让自己的儿子了解的东西,随即便转移话题“小妹妹的名字有想好了吗?之前一直认为这是个男孩子,毕竟Scamander 家族这几百年来从未诞生过一个女儿,如今可真的是感谢梅林。你在她出生前一直念叨着要取名,这可是个女孩子啦!”

 因为女儿的诞生,Scamander 先生灰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温柔令人窒息,嘴角挂着丝丝的笑容。这个小团子的诞生给这个平时雷历风行,不苟言笑的首席傲罗,法律执行司的司长带来了些温柔,直戳到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傲罗说:上司之前为了他的儿子出生,特递的让全体傲罗加班表示庆祝???这是那门子的庆祝方式呀!!!什么部长又出生了个女儿???噢梅林!!!这半个月都别想回家了!!!

   某太阳神Apollo首席傲罗表示:实际上我只是想让全体傲罗加班一星期,看来都这么喜欢加班,那好吧,这个月都别想回家!楼上的那个傲罗顺便帮我负担我一半的工作量。我还要回去给我的Daphne熬汤,看看我的月桂这么幸苦,要多吃点。我还要给我的小公主喂奶,要抱抱,要亲亲她。嘿嘿嘿,我的小公主世界第一可爱!

   某傲罗:我不仅要加班???还要吃狗粮!!!梅林呀!还讲不进巫师劳动法!我不仅要受外伤,还要被扎心!!!我要举报!梅林呀!来个人爱我呀!我再也不要吃上司Scamander 夫妇的狗粮!我都三十多岁了!我要脱单!有妻子孩子了不起了呀!!!梅林!!!你听见了没!!!

    梅林:你别叫我,我自己都没有HE。)

  “我取?”望了望父亲温柔的蓝眼,那满含期待的表情,如同万圣节去索要糖果的小孩子一般。

   窗外的月色真美,如同月亮女神在唱一首缥渺而又空灵的歌曲;清冷的月光在表达她的孤寂和不可言喻的思念。

   今晚月色真美,不是吗?

    “Newt.Vivan.Artemis.Scamander

”一长串的名字从小Theseus 的嘴里溜岀。

     “为什么呢我的孩子?”Scamander 先生笑着摸摸儿子蓬松柔软却发量较少的脑袋。却隐隐约约的皱了皱眉头。

   “Dad,你想”小Theseus 一本正经的说“Newt 是个男名,而且女孩子拥有个男名是非常酷的事情!中间名Vivian 梅林时候美丽动人,法术强大的湖中仙女;还有甜美可爱的含义;Artemis 月亮女神,美丽与纯洁的化身;Scamander 家族的小公主;我,的小妹妹是值得拥有这么美丽的名字!”

   “你说她叫Vivian?”Scamander 太太抱着她小小的女儿,微笑看着这对父子。

   即使这样,她的眼里溢满了晶莹的眼泪,俏然间笑着流泪,她想起了很多人和事。

   “Mom?你怎么哭了?是这个名字不好吗?”

   “不,儿子这名字很好......”Scamander 太太不知如何回答儿子的问题,她有些欲言又止。这前尘往事,俏然间流露出来的哀伤是那么的令人心碎,心脏被人无意间狠狠的伤害,血淋淋的暴露在空气下。

   “是你Mom 为妹妹的诞生而喜极而泣,Mom 很幸福。好了”Scamander 先生拿起手帕轻轻的拭过妻子俏然流过的眼泪,动作轻柔的仿佛是对侍一件精美的物品,眼里略有心疼还有一些复杂的情绪在里面“你应该高兴才对Daphne,噢,梅林,这难道不是美丽的小公主吗?我们有女儿了。”

   一个人的名字真的会暗示着什么,一个人的过去会影响着现在和未来。总有一些事情和人会使人愧疚,并总是在不意间想起,会令人心疼到窒息。

   “我很幸福Aopllo。我从未像现在那么幸福......我拥有了所有女巫最想拥有的一切 。”

   Scamander 太太喃喃低语道,眼前突然闪现那个手持冬青木魔枝,身穿白色婚纱,一脸心碎的黑发的女巫。大大的眼晴缀满泪水。

   “我应该叫你Vivian .Fido.Gravse了。”

   “我们一起走吧!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成为你的新娘!Daphne!”那一天那个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的女巫是这样跟她说的。

 

 3.我们总感觉自己年轻,疯狂而不顾一切;年少时许下无数美好的愿望和誓言,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违背命运,就像是剧本一样,剧中的人们把剧本的内容都重新演绎,等待发现的时候,早己容貌衰老,不复当年,同时最在乎的人早已经不在,从梅林开始就是这样,最强大的法师那又怎样?最后都无法逃脱宿命,逃避不了终看他(她)娶(嫁)了别人。

    “你叫什么名字?”八岁那年她遇见了Vivian,那个时候她还留着齐耳短发,黑色的眼睛流光溢彩,她还身着白色的长裙 ,上面绣有百合和月桂叶,头上还戴着月桂冠。

    “Daphne.Venus.Shafiq。那你呢?”Daphne月桂树下睡着了,那天阳光透过月桂叶枝变得斑驳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我叫Vivian.Fido.Lestrange。嘿!你的鼻子上有块黑色的东西。”

    “哪里?””Daphne摸了摸鼻子。

    “哦,在你鼻翼上。”那个记忆中的黑发女孩笑着把帮她把黑色的东西抹去。

    “嘿,为什么不去参加宴会?宴会上有很多甜品,为什么要呆在树下,还睡着了?”

    “那你不也是岀来了吗?”

    “哦,我其实很讨厌这种东西。”Vivian 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样子。

   “那我也差不多。”

   “好吧,我梃喜欢你的,我们做朋友吧!”

   这只是个美好的开端,中有丝丝的天真和美好。

    “你说我们还能一直这样吗?”Vivian 和Daphne 一同进了霍格沃茨,她们一同进了拉文克劳。

    据当年分院帽说Vivian 是会进斯莱特林的,只不过当时Vivian 满脑都是要和Daphne 同一院。临了Vivian 意志那么坚定还是顺从了她的想法。

    “我不知道,也许会一直这样,我挺希望我们能像现在这样坐在打人柳下,看看书什么的,然后回去吃饭,也许我晩上还要帮你䃼䃼魔法史还有守护神咒。”

 Daphne 看了看身边那个一提魔法史就头疼的 拉文克劳的少女,现在眉头微微一紧。

  “那我们长大以后我们会怎样?”Vivian 突然严肃问了问身旁的人,并戳了戳旁边半眯半打旽的“小情人”。

    Daphne 嫖了Vivian 一眼,语气笃定的说“也许我会成为一个摄魂取念师,之后我去满世界找神奇动物;你的话......我猜你会很早嫁人,你们Lestrange家族估计很早让你去联姻。”

   “哦,这样的话,我宁愿和Shafiq家族联姻。”

   “别傻了,Shafiq家族就只有我一个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好联姻的?”

   这句话一说岀口,Vivian 就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句话也不说,直接从她身边走开,头也不回就走来了。她当时都不明白Vivian 为什么生气。

   一连几天Vivian 都没有跟她说一句话,嗯……她那话说的是什么意思?Shafiq 根本就没有男孩呀!

    第一天她们没有说话,Daphne 和Vivian 心里感觉有些空落落的;第二天她们没有说话,Daphne 感觉缺少什么。Daphne发现自己己经习惯了Vivian的存在和她的“早安”。

   第四天时,Daphne 和一个赫奇帕奇的男生有说有笑的走在路上,他们正在讨论今天课上有关于魔法史的研究和交流一些重要的笔记。

   可是迎面走来的就是Vivian ,她手上抱着一大叠资料,她看着Daphne 和其他的男生有说有笑还挨的很近;“叭!”一下子资料全掉在地上,眼神幽怨,恶狠狠的盯着那个赫奇帕奇的男生,仿佛可以盯出一个洞来;手上紧紧的握着那冬青木的魔杖,极力的控制自己不放岀钻心咒来。

   “Daphne!你跟我过来!”Vivian 径直走向Daphne ,直接把她和那只獾分开,并拉走。

   她甚至连地上的资料都没有管,还有些气极败坏!Daphne 简直是被拖着走的,她有些跟不上Vivian 的脚步。

   “你怎么了?”Daphne 试图讯问,但Vivian却一言不发,直接拉她回拉文克劳的休息室。

    “我问你,你爱我吗?”Vivian 拿着魔杖给门锁施加几道加固咒。

    “你怎么了?Vivian?“

   “回答我!”Vivian步步紧逼,直逼Daphne 到墙角。

   “我......我是爱你!我对你是友情。”

   “可我对你是爱情!”Vivian 歇斯底里的哭喊“我对你的爱是想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这句突如其来的表白,既在Daphne 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更在意料之外的事情在后面,Vivian 亲吻了Daphne的嘴唇,带有玫瑰气息充斥着Daphne 的鼻腔......少女青涩的感情如同苦涩的柠檬,刚尝到嘴里是酸涩的,到最后却难以忘怀。

   那一年她们才十五岁,却第一次接触爱。

    “我痴妒接近你一切的人,那些人有我与你相处久?他们知道你喜好?你想要什么?Shafiq 唯一的女儿这辈子都别想忘记我!”

    这最后一句话仿佛如同诅咒一般,她这辈子直至生命尽头都没有忘记她。

   从那一天开始,她们之间发生微妙的变化,她们仍是形影不离。但是Vivian 望着她眼神也越来越炽热了。对Daphne 来说她们俩正处一个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

   她们一毕业就回法国,在法国魔法部工作,Vivian 成为了一名傲罗,而Daphne 成为摄魂取念师。

   而Vivian 任职不到一年就被派遣到美国,她们仍然保持着通讯,几乎每个月才能有回信。

   这个时候,Daphne 渐渐地发现她真的爱上了Vivian,她无法忍受没有她陪伴身边的日子,她无法忍受寒冷的冬天在床上没有她温暖怀抱的日子,她更无法忍受她没有她笑容,没有她声音的日子。她似乎习惯Vivian 的存在,没有她,仿佛灵魂缺失了一块。每月等到她的回信简直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她一点一点的确定,她真爱上了她,永远所湖中仙女Vivian.Fido.Lestrange。

 正她想向Lestrange 家族提起这件事;令人心疼的事情终于发生了,Lestrange家族为了家族的利益,竟然与北美古老的纯血家族Graves 联姻。他们简直疯了。

  Vivian 疯狂的抵触,歇斯底里的大哭,她甚至对自己来个钻心咒。

  那个时候她和Vivian都很痛苦,面对心爱的人既将嫁给别人,她却无能为力。既将成为家族的棋子,此生只能是别人的妻子,永远不能和“月桂”在一起,这滋味比钻心咒还痛苦。

  她仍记得那天是个阴雨绵绵的日子,也是她嫁给别人,成为Graves夫人时候。

   “我不嫁,我不要嫁给Graves!”她仍在疯狂的抵抗,Daphne 心情沉重的一步一步的走上她的房间。

   Daphne 看见Vivian 用力一扯,把一条价值几千金加隆的珍珠项链给扯断了,珍珠掉落了一地。

   “别傻了,这是你作为Lestrange成员必须的职责,这是你根本逃不过的宿命,你必须这样做。这是你生来的责任。”只见她的母亲冷冷的说,只不过,Lestrange夫人眼眶湿润并且泛红。

   那个母亲肯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并断送了她们的一生?就是为了完成表面光鲜亮丽的婚礼,实际上却肮脏的复杂多变的利用,交易。纯血家族里所有人生来就是一枚棋子。

  “Lestrange 夫人。”Daphne 轻声喊道。

  “好吧,你的Daphne 来了,好好聊聊吧。”Lestrange夫人转过身来,Daphne 看见了她衰老的背影和眼里晶莹的泪花。

  Daphne 试图装作一副高兴的样子说“你结婚......我是不是该叫你Vivian.Fido.Graves?”可是俏然划过脸颊的眼泪却期骗不了任何人。

  “我们一起走吧!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成为你的新娘!Daphne。我们一起逃婚吧!”女巫满脸泪痕,眼睛因为伤心过度而变得浮肿。

  “不,你不能这样做。”Daphne眼神平静,如果不是她一直往下掉的眼泪。

   “为什么?”

   “你是Lesrtange家族的女儿。如果你逃婚了,你的母亲怎么办?Graves 家族可是在美国声名显赫的家族,如果不答应,美法魔法界的关系会近一步的恶化。我们都是成年的巫师,该要接受宿命。”

   Daphne 己经记不清楚当时她说了什么,这只是一小部分的内容,那个时候她只感觉,每说一个字仿佛是用刀往Vivian 和她的心脏扎一下。

  “我会覆行职责。”她最后是这样说的。

  “帮我化妆吧,我要结婚了,今天......我要成为别人的新娘,别人,......的妻子了。”

  那天是帮她画上了厚重的黑色眼影,涂上了最鲜红的唇膏,红的极近鲜血。还画上了细细的眉毛。

  她的黑色的眼睛失去了高光,不似那些年在霍格沃茨那么的富有生气,也是从那天起,永远的失去高光。

  Vivian 现在不像那个传说中梅林时期的湖中仙女,反而更像死亡女神Hela。

  “这是我最辈子最满意的妆容。”可惜不是和她的月桂姑娘走进婚姻的殿堂。

  婚礼不是Vivian 的父亲牵Vivian 的手到她的丈夫那你,而是Daphne 牵她的手到她的丈夫身边。

  她看着那个男人,嘴角有一丝迷人的微笑,眼里却是工于心计,老谋深算的样子。

  他同样有一头的黑发,深黑色的眼睛,眉毛比她的魔杖还粗。他们......挺有夫妻相的。

  这不到二十米的路却仿佛走了一个世纪,Daphne 现在后悔了,她想和Vivian 一起走;但己经来不及了。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爱我吗?”

  “我爱你,是想成为你的湖泊的爱。也是对你是魔杖的爱。”

  “那足够了......真.......的足够了.......我对你一直都是Apollo 与Daphne 的爱。我太幸运了,Daphne 真的爱上了Apollo。我没有遗憾了……”

  这究竟是她的错,还是宿命的错?如果这世界有魔法可以改变时间,改变宿命,即便堕入黑暗,变成黑巫师那又如何?成为疯子那又何妨?

  那天她喝了很多白兰蒂和伏特加,那天她己经分不清这究竟是虚幻还是现实?到最后己经分不清嘴里是酒精还是苦涩的泪水?那天同样是Vivian 最痛苦的一天,她的Daphne 喝了太多的酒,直接吐血倒在地上,又哭着冲出Lestrange庄园。

  那天晚上雨下的得很大,她的Daphne 有安全的回到家中吗?

  其实并没有,她在外面漫无目的的行走,如同行尸走肉,丑陋的像摄魂怪一样。最后Daphne 在Lesrtange庄园的大门坐了一晚上;那个晚上灯火通明,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Daphne 收到了来自英国魔法部的邀请书,去英国的法律执行司担任摄魂取念师。

  而Vivian 也要和她的丈夫回美国;她看着Vivian 把十二年都没有剪过的头发一下子剪到齐耳;在最后一次她问:“要不要一起走?”

  这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答案早已了然于心,却又那么的残酷而无奈。

   想一想,她们刚好在八岁认识,现在己经有十二年了。她们今年二十岁。

  Vivian 留着短发来,又留着短发走。

   后来在英国她遇上了Scamander 先生,并很快的要结婚了;而Vivian 也生下了一个孩子,是个健康的男孩子,叫Perceval.Graves。

   Daphne 现在真的希望Vivian 可以好好的照顾自己,她有了自己家庭,她也是一个母亲了;而且Graves 先生很爰Vivian 。

    不过梅林好像开了一个玩笑,两年前的告别,竟是永远的决别。

    那天,也是一个下雨天,她突然的收到了Vivian 逝世的消息,她当时正在试婚纱;一封从大洋彼岸的信,彻底让她崩溃!她甚至没有脱下婚纱就移形幻影去了纽约,Graves 大宅。

   那个曾经如阳光一样温暖的女人,如今只能躺在冰冷的棺材里,她身穿一件白色的绣有百合花和月桂叶的长裙,就如十四年前第一次见到她的那样。对呀Vivian 最爱的是百合花;她的湖中仙女现在长眠下来,永远不会醒来。

   Vivian 曾经想和她走入婚姻殿堂,永远的在一起;但是她己经穿婚纱过来了,而要娶她的湖中仙女又在哪里?

  如果当年鼓起勇气,不顾一切的和她在一起,一起私奔,那故事的最后就不会那么的令人心如刀绞?

  但是巫师这一生从来都没有如果。

  由于移形幻影的距离过长,内脏互相的压迫和扭曲Daphne 痛的直冒冷汗,一下子倒在地上,沿着她的腿留下了细细的血线。她怀孕了。

  在躺在病床的日子,她一直在回忆她和Vivian 在一起的日子,而到最后,她是哭着入睡,而又哭着醒来。

而Scamander 先生,Apollo 一直在身边安慰她,一直在照顾她。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来看望她,那个人是Graves 先生;由于丧妻之痛,他哀老了很多,两鬓俏然问生岀了许多白发。

  “Scamander 女士,我这里在东西要给你。”

  那是十四本日记,一捆书信,另外的是Vivian 的蓝绿色宝石的戒指,还有她的冬青木魔杖,全新的木材。看来是新做的,Vivian 在杖身刻了“Vivian and Daphne ”,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日记和书信里面全是有关于Daphne 的内容。

  “说实在的,其实Fido她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你,她从未没有忘记你;她最喜欢穿着绣有月桂叶的衣服,她总是喜欢坐在花园里的月桂树下发呆;但是没有没有关系,只要我爱着她就可以了;Vivian 到后来终于被我打动和我开始好好的生活,但梅林这个时候要把她从我身边夺去!她......临了前还喊着你的名字;Scamander 女士;你真的太幸运了,你永远赢得了湖中仙女的心。”

  曾经小时候是想在同一个庄园,年少时是想在同一个学院,青年时是希望在同一个家,而现在是奢望在同一个世界。

    而那个湖中仙女现在只能永远活在她的心里。

    但生活仍要继续,今后的日子如同切开的半个柠檬,散发着苦涩的芳香;时至今日Vivian 仍是Daphne 的光芒与希望。

  ————TBC

 作者的废话; 你好,我很感谢点进去来看的读者;也许许多人会问为什么原著没有这些人;首先这里面都是私设,包括里面的名字;这章讲的是Newt 时期亲世代的故事,《昨日重现》涉及到的人和物都有很多。并不只是讲述的是Newt 的故事。

  我只是个讲故事的人,里面的人或事物都是有灵魂的。我一直坚信着纵使生活有万般无奈,但明天会是全新的一天。

   你们也许会说Daphne 移情别恋,忘记了她的湖中仙女;但是我认为Daphne 一直都爱着Vivian,更加阳光,并和一个爱她的人一直在一起。我觉的会是对她最好的安慰。

   也有人会说Daphne 一点也不爱她的丈夫。但是我想说,如果不爱,这个骄傲的女人怎么会和她的丈夫一直在一起,并孕育了两个孩子?爱其实很复杂,有的时候,旁观者自己都不知道爱是什么。

   到后面会些表现(我就不剧透了)。

   然后Scamander 先生的言论非常危险,又是一个女儿奴;然后我在想,有一天部长睡了Newt ,先不说Theseus 了,岳父这一关都很难过,还有一个会摄魂取念还养着奇兽的岳母也很可怕。

   部长的追妻之路任重道远呀!

   关于部长的妈妈,到后面变成画像时,会是个神助功。她和Newt 妈妈的爱情故事,我感觉我没有写好,一定要相信这是神仙爱情。

   这一章我是听了《Young and  beautiful 》和《Lemon》构思出来。

   尤其是《Lemon 》中的几句(译文):

   每当想起你,都如同窒息般痛苦。

   你曾亲密的伴我身旁,如今早已烟消云散。

   唯一确定的是,我永远不会把你忘却。

   那日的悲伤,那日的痛苦。

   连同深爱着这一切的你。

   化作深深的烙印,印在我的心里。

    苦涩的柠檬香气。 

    在雨过天睛后都无法归去。

    时至今日你仍是我的光芒。

   

     这几句简直是最好的写照,完美的开头,甜蜜的过程,心碎的结尾。也许是在树下谈恋爱吧!

     也许还有人说这章有什么意义?我想说历史永远惊人的相似。 

      性转的Lita,与Vivian 全部岀身Lestrange 家族。他们都爱上了Scamander 的女人。(Daphne 也算)

     最后,虽然我写的没有那好,我没有把神仙爱情给刻画好!我也是一个学生党,更新的很慢,还不会打字,一个一个手写上去。(在这之前我还要把初稿写在纸上,还要反复的修改。)

    看在我写了那么多情况请务必支持我,点小红心,点赞,评论哦!如果有问题可以私信我!

    我爱你们!

评论(7)

热度(51)